理性的狂喜

陈丹阳的作品具有音乐性。音乐是高度抽象的艺术,音阶、音符和音节的长短和强弱构成了一个有着层次和结构的世界。而陈丹阳的作品即是由色点、色块与经纬线条编织成的视觉的音乐交响。他把它们命名为《巴赫平均律》。

巴赫的十二平均律,来源于音乐家对于宇宙秩序的超验感知。宗教的神秘主义和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如同基因的两条染色体,构成了巴赫音乐的无穷律动。它是一种在秩序与结构中隐含涌动的澎湃激情。因此,正是这种理性与感性之间的张力结构启示了陈丹阳的艺术创作,给我们带来了格式塔心理学式的知觉体验。在德文里“格式塔”一词代表着整体的形式,强调整体的把握与感知,而非局部的分析与叠加。当观者沉浸于《巴赫平均律》系列那些由色彩组成的节奏、层次与规律,试图在似乎无穷的色彩方阵中找到一个理智的焦点时,会发现自身已经融入了一种心物的场域,在画面极其规律和理性的表象之下,结构与秩序产生了旋转和坍塌,它制造了一种眩晕,在这种眩晕中理性达到了一种狂喜与出神的状态,从而在这种状态中获得短暂的超验感知。

相关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