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物察——1996 ~2016魏立刚回顾展

前 言

 

在3画廊很荣幸将于2016年3月19日推出开年大展:“万物察——1996~2016魏立刚回顾展”。本次展览收录了艺术家魏立刚自1996年到如今创作实验的各类作品,以及各机构和私人的宝贵收藏,共计140多件作品,是艺术家创作的全面展示。自魏立刚的艺术生涯伊始,他一直保持着对东方抽象绘画的疯狂求索,期望通过线条的魔力、毛笔与墨汁的纠缠术创生“全球抽象史的东翼”,可以说魏立刚的作品在根底上是一种深沉的文化思虑的外显。

 

魏立刚早期研习传统书法,又通过对西方抽象绘画的学习吸纳,从而自破藩篱,开始对自我身份的确认探索和对东方文化的反思建构,逐渐形成了具有鲜明个人特征的绘画语言。他从甲骨、金文、汉隶、楷书、行草中吸取养分,又视之为挑战的对象,打破重构,营造类方块字,形成魏氏魔块;他创作“金墨大草”,金色为底,黑草连绵,显得响亮而气贯如虹,表达对高贵、瑰丽和灿烂的狂热追求;他又删去汉字,做圆圈连缀缠绕,演算元素间的奏联,进入连绵数的推演,幻化为富丽的孔雀系列;他通过一种结构性的符码提炼,高度抽象出金枝大梅朵……他致力于书象研究与传播,志向直达“炳于艺史”。

 

在魏立刚的作品中,绚丽的丙烯金、流贯的黑墨线、有力的符码方块,投射出一种铿锵的庄严感,艺术的力量通过线色的对比,平面的符码结构展现出来。魏立刚的抽象艺术不是从西方借来的风格,也不是东方意蕴衍生出的抽象。与此相反,他参照早已享有话语权的西方抽象绘画形式的思想演进过程,依据书法、笔墨这两种东方长久而丰富的传统去探索新的可能性。他要克服的不仅仅是西方抽象绘画表层形式的影响,还有中国传统艺术样式根深蒂固的羁绊。在对西方抽象绘画的剖析中,在参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理解中,魏立刚激活了传统,创造出新质,正如西方抽象绘画对再现绘画的一种反叛创立,魏立刚对于中国传统艺术,尤其是书法艺术做出了非常彻底的现代回应。

 

正因为如此,魏立刚的作品对于我们观众来说也提出了巨大的趣味挑战。他既不墨守于传统的安全趣味,也不拘泥于业已成立的西方抽象绘画的趣味,而是出于个人与文化的现实,扩展新的期待。这一次的《万物察》即将带来这种扩展后的震惊,展览时间将持续三个月,相信这也是一场全新的趣味满足的展览。

相关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