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305102

我不知道画什么重要,还是怎么画更重要,或者二者都不重要,艺术的今天对于个体而言,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境?长时间以来,我希望通过自己对生活过程的思考,认知以及简短的概括,能抽离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所有,通过对于空间关系的一些探究,让我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产生了新的认识,我想在画面之外找到一些关联,然后让画面去诉说这一切,包括后来对于颜色和空间关系的探讨,我觉得那应该是一种所谓理想化的去意义的状态,就如同我在作品《一个关于梦境的历史》系列中,思考过的真实跟幻境的关系一样,或者我们没办法去完美地诠释这一切,也或者幻境的产生比现实更为真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