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圈 群NO.06

我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《朋友圈》这批新作品的创作。针对目前的社会现象与问题,这个阶段的创作是从微信朋友圈取材,将每天微信传播(非官方媒体)的视频下载做成影像作品(影像作品是从单一画面进入,逐步增加,到最后满视频画面全是动态的视频马赛克,声音也从开始能清楚听到言说的视频语音,到最后全是每个视频都在说话而合成的噪音,结果是我们什么也听不到了。)截图作成绘画作品。

当下,人们获取或交换信息方式的主要且重要的途径就是通过“智能手机”上的APP来实现,所以我绘画作品的外形直接借用智能手机的app图形样式,试图使观众瞬间获得一种熟悉的陌生感。这些人们信息交换的app平台中,在不许使用脸谱、推特的中国人中,已经从几年前的微博转向到近两三年来最普遍使用的微信。即使目前开始流行的各种“直播”,由于其单向度、互动性弱、瞬失性等特点,如果在没有有效解决“互动、储存”等问题前,微信还将继续作为中国人们图文交流的重要APP工具与手段。

微信朋友圈、微信群每天传播的视频各色各样。当我们在批评新闻与言论不自由的时候,微信似乎给了大家一个自由的空间。当人们在微信朋友圈滔滔不绝时,我们以为已然获得了自由言说与表达的权利,这些信息貌似在自由传播与交流。可事实并非如此,这不过是一个“被选择的自由”,一个假象。

而另一方面,当缺乏理性思维的头脑面对每天如此庞大的信息时,很容易被这些信息简单的裹挟而去。面对叽叽喳喳的朋友圈,大多的人却因此更加失去自我。